学会做爱包含比这多得多的货色,诸如要探索出本身和对方的性欲喜好,要懂得双方的性立场,要发展出一种使双方都觉得舒服无比和高兴无比的性生涯模式。

把握做爱的学习过程,往往不是单次的学习,不是偶然一次便学会所有,而是一系列的察看、尝试和改良的进程。有些女子,配偶是她们最重要的性事老师跟领导者;另一些女子,通过单独的反思和实验成绩了她们的性智慧和技巧。她们的教训是多种多样的,但却都一次又一次地导向统一个论断:学会自我接收乃是学会做爱的基石,同时,她们的经验也道出了一些广泛的准则。

做爱并不仅是技巧技能的控制

莎露是一位三十岁的小提琴手,和凯文结婚时,她才23岁。她觉得别人都会做爱,就是她不会,为了使丈夫满意,她读了良多书去学习性交的技术。她天天晚上提出二三种不同的性交体位,心想这样凯文兴许会满足。偏偏相反,凯文感到什么处所出了问题。一天晚上便坦白地问道:“你是否喜欢和我做爱?”莎露感到很窘,想了想后也坦率地说:“不,不爱好。”

凯文问她:“你盼望我做些什么转变来使你满意呢?”莎露顿然觉悟,问题的要害在自己这方面,做爱时只是刻板地依照书中写的程序去做,而不是按照自己的感到、愿望去做,所以在全部做爱过程中,本人太缓和、太死板了,基本不享受到那种天然的欢快。

后来,他们采用了男方自动,女方被动的方法,她完全忘记了自己,释怀地去纵情享受爱的欢乐。结果双方都感到很满意。由此莎露认识到一条新的做爱哲理:做爱并不在于你在做什么,而是你正感觉到什么。

除了夜晚床上那种惯例的性生活之外,也能够有种种即兴的、十分迷人的性生活。莎露回想道,有一天她刚淋浴之后,用浴巾围着身子,走进了客厅,凯文正坐在大沙发上看电视。当时莎露的心境很好,她偎依在凯文的怀里说着亲昵的静静话,继而开玩笑般地逗引他,成果引来了一场极春热闹的做爱。固然完整是即兴式的,但令人高兴无比。

莎露说:“我太愉快了,由于我看到自己领有把他动员起来的魅力。事过之后。我曾对这次攻破常规的性生活认为有点不太妥善,但凯文说这样很好呀,太棒了。这使我对性生活又有了新意识。如果凯文对这次性生活略有微词的话,我会永远地把这种多样化的性生活模式掩埋。”

虽然性教导专家们常常奉劝人们不要给自己的性生活戴上这样那样的“枷锁”,然而一些成见仍约束着不少人。诸如男人必定要在上,过性生活就是要有性交;性交一定要有性高潮,否则就是失败,只有阴道高潮才是真正的性热潮,等等。

以上这些似乎都是“正规”性交的要素似的,违背了便是有什么弊病了。实在,这些并不是每对配偶每次性交的因素。“性生活”有着更普遍、更多的内容和模式,蕴含着无穷的欢喜,等候着夫妻双方的摸索和挖掘。